新劝学——一封莘县一中39级校友的信
2020-03-22 10:00:26   来源:   评论:0 点击:

赵章靖,莘县一中39级校友,现就职于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亲爱的学弟学妹:

 

 我是莘县一中39级的校友,作为一名老学长,受韩老师委托,给宅居在家的你写封信,做些分享和交流。

 

 校友聊天,共同的话题就是学校生活。我们这级的校友群里,讨论最多的也是当年高中生活的点点滴滴,母校已成为我们毕业多年校友共同的美好心结。在这里,我们在年龄上实现了成长,在学识上完成了高校前的准备,在思想上经历了青春期蜕变,在生活上更懂得了父母的艰辛。我们深深感谢母校的培育,感谢无私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们,也感谢自己当年的努力。

当我们这一代八零后渐次步入“中年油腻”的时候,再回想当年的高中生活,对路遥在《平凡的世界》里的那段话感触更深:青春年华如同晨曦与晚霞,绚丽多彩而又变幻莫测。学生时代的生活,永远会鲜活地保存在我们一生的记忆当中。即便是将来我们到了垂暮之年,也会经常把记忆的白帆驶向那片金黄的岁月。


 

 我且以一个学长的经历,跟大家拉拉家常吧。

 

 我们这届同学,1999年考入莘县一中。我是一个农村学生,从乡下考到县城上学,平添了不少新奇和兴奋。在那个时候,城镇化还没兴起,莘县城还有不少老旧的街道和建筑。当时的学校,就是老校歌里唱的那样,位于“燕塔脚下,徒骇河旁”。学校旁边是古老的莘县文庙,那个时候的文庙还是宋明时期留下的建筑,直到我们毕业那年才拆开来重修。平时在教学楼上,就能眺望到老文庙的屋脊,很有点凭吊历史的沧桑感。一中南门外是窄窄的老商业街,街两边栽种着国槐。再往西不多远,就是莘县老街“大隅首”,这里也是老莘县城居民的早市。早市上卖着经典的莘县小吃,胡辣汤、豆沫、呱嗒、韭菜盒子、豆腐脑、吊炉烧饼……早饭时分偶尔去到那里赶个早市,吃个烧饼夹菜盒,再喝碗胡辣汤,调剂调剂口味,别有一番滋味或感触。这地地道道的老家味道,也成了同学微信群里时常怀旧的经典。木心“从前慢”诗里唱的“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也正是那个时候老县城的经典写照。



高校扩招也是在我们考上高中那年正式开启,一中在那年的本科上线人数首次突破300。还记得当时录取通知书上印着的两句话,“今日豪情满怀进一中,明日立志报国成英才”。是的,在当时,考上一中,就等于一只脚迈入大学校门,只要你踏实学习,考上大学就不成问题。

 

 回想高中时候的学习,从上课到自习都是安排的满满当当,可以说早就实现了精细化管理。从初中到高中,由于学习习惯的不同,总有些同学不适应高中学习节奏或习惯,这个也正常,不必过于焦虑,及时调整,就会逐步适应。回想我高中时学习成绩,虽然高一、高二也努力可总不见起色,直到高三时才逐渐提升上来。这个是因人而异,所以不必紧张。充实而又忙碌的学习生活,使得每个人不用思虑过多,跟上老师的思路,踏实学,就不用担心自己的考分成绩。

 

 在一中,各位老师的任教都有独到之处。教大家地理的盛老师主张要学会享受学习知识带来的快乐,教大家语文的潘老师愿意跟大家分享喜欢的文章,教大家历史的韩老师会将史实叙述的妙趣横生并触发你对历史的思考,教大家数学的老师会在讲解中引领大家体会钻研难题的兴趣与成就感,理化生老师时常通过讲述现象背后的自然科学原理而激发文科生的兴趣。总之,老师们都是各显神通,为的就是把学生教好。我们当年的老师,对待大家都是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颗草去。一如当前你们的老师对待你们这般真诚。

 

 文科生总离不开多读书,我们那个时候课外读书大概分这么几类:以茅盾文学奖为主体的长篇小说,如《平凡的世界》《尘埃落定》等;现当代硕学耆儒著述如《谈美书简》《傅雷家书》;再比如出版多年的世界名著,如《红与黑》《约翰·克里斯多夫》等。那时候总有几个小贩在学校外面低价卖些盗版书来满足口袋寒酸的学生需求,虽是盗版,也是看的津津有味儿。那个时候,学校为各个班级订阅了《中国青年报》,对拓展视野、鼓励思考发挥了很大作用。我们在一中那几年间,正值迎接千禧年、加入世贸组织等标志性时刻,开放的中国进一步拥抱世界,中青报上也登载了许多引人思考的文章。当年的专栏:国际、思想者、冰点、文学沙龙等,与文科生的学习总有诸多交集之处,对于正处于理性思维渐长的高中生而言,这类文章往往给人启发,是大有裨益的。

语文阅读课上,老师会给大家发一些文章,包括名家散文、文化评论、诗词鉴赏等,有些诗词语段看的好,不知不觉中就记了下来。再比如语文试卷上的诗词鉴赏题,对这些题目,做过之后再加上老师讲解,早读课上再读几遍,于是就记下来了,直到现在还能背出不少当时记下的内容。有意思的是,当年在做“现代文阅读”题时遇到一篇发人深思的文章,特别喜欢,于是就夹在语文札记本里,直到多年后跑到纽约还特地拜会了作者,则是后话了。后来我想读书和工作生涯中的那点文字表达能力或习惯,最早还是高中时阅读所打下的基础。所以在这里真诚建议大家,趁着年轻时的黄金时间多读、多思、多记,这样会让你受益终身。

 

 简要回顾了高中时光,再跟大家聊一聊当前的在家学习。

 

 跟大家一样,我现在也是宅家远程工作与学习。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学校正常部署,线下教学被迫转到线上,也给老师教学、学生学习和家长陪伴带来了诸多问题。居家线上学习的进度、学习状态、接受新知识的难易程度都是因人而异。有的同学适应的快,有的同学适应的慢,有的同学能够坚持自学,有的同学更需要老师点拨。家庭往往是最放松的环境,甚至沉迷玩游戏、多睡懒觉也在所难免,在放纵自身惰性的同时,也在打发这种无奈的空虚。总之来说,我们每个人也会因假期拖得太久不能按时返校而感到焦虑、无所适从。

 

 时光荏苒,两个多月的假期转眼过去,学校也在积极准备开学。面对行将结束的“史上最长寒假”,不妨问问自己,在这段介于假期与正常上学之间的时光里,我需要如何调整,才能让自己满意。



        在这里,结合我的学习经历,跟大家分享两点体会,以作参考。

 一是回到求知本位,领会、享受知识的快乐。前面提到,“学会享受知识”也是拜母校学习所赐。知识本身带给人的快乐就远足以冲淡枯坐书桌的艰辛,并且求知的愉悦是其他快乐所不能替代的。通过学习不断满足好奇心、求知欲,或者运用自己所学思考生活中的问题、豁然开朗的心领神会,或者解题本身带给我们的愉悦感,或者品读文学名篇带来的审美体验,等等。本身就是知识给予我们的馈赠。

 

 高中阶段的学习,主要以掌握知识,提高解题能力为主,对大家来说,学到知识才会觉得充实,于其中也能享受勤奋求知中的自由。现在回想高中,除了遵循课表学习的按部就班,有点意外的小插曲,是在高三复习所谓最紧张时期,背诵下来了楚辞名篇《离骚》。高中阶段记性好,每天饭前饭后抽几分钟,大概用了一个月就完成了通篇背诵。没想到其中一些句子或语词在此后写文章或表达时,很自然拎出来,真个体会到古文魅力和表述之美。在当时,长达两千多字的《离骚》尚未为高考所涉及,然而就是为其优美的文辞、咏叹的节奏、瑰丽的想象所感染。再后来,听到古琴《离骚》与箜篌曲《汨罗江幻想曲》,有了长期吟诵的基础,对欣赏这样的乐章就更不陌生了。再就是高三下学期二模考试前后,忙中偷闲,也是饭前饭后抽出几分钟,抄录《现代汉语词典》上容易出现偏差的常见字词,大概用了两个月时间抄完并掌握。这样的“笨办法”有了奏效,自此后的用词准确度提升了不少,并且当年高考语文第一卷获得满分。当然这样的意外动作不只是高考分数那样的短期回报,而是终身受益。现在有点后悔那时没能养成多掌握英语词汇的习惯,没能及早多背些中华元典如《诗经》《庄子》等。在这里也不鼓励大家都这么去做,而是寻找适合自己的、自己愿意做的学习方式。

 二是扬长补短,拓展有利于自己的学习方法,养成终身学习的习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高中时期的学习方法,班主任老师在班会上时常提醒大家,在此不用多说。我这里想跟大家说的是良好学习习惯的养成与学习能力的提升,不只是为考试做准备,而是着眼于一生的发展。将学习作为生活之常态,将不断习得的知识内化为自己的素养,是生命中的幸福。二十年前,“知识经济”还是我们高考前复习的时政考试热点;二十年后,知识经济业已渗入城乡各个角落。今年寒假,我们对莘县老家的中青年群体做了次小调研,发现持有高中/中职学历者已占1/3强(36.2%),并且中青年群体中的绝大多数(85%以上)都有着学习新的职业技能的现实诉求。毫无疑问,在知识经济型塑当前经济与生活结构、并不断驱使升级换代的现代社会,你们将来面临着层次更高、门类更广的学习诉求,远不只是通过简单的识记、刷题提升考分从而获得大学文凭。不断更新自身知识技能,跟上社会发展形势业已成为人们生活之常态。扬长补短,拓展学习技能,就成为高中阶段心智快速发展的你所面临的修炼。在这里,建议大家不妨趁这段假期与日常教学之间相对宽松的时间里,静下心来,从自身日常学习出发,逐步发展一项学习的习惯或爱好,这样的习惯爱好属于你自己,它可以是学科特长、可以是书写表达、可以是博闻强记、可以是外语听说,当然也可以是高校专业课程的早期预演,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并将这样的习惯或爱好作为学习与发展的“利器”,直至接驳于大学阶段的学习,乃至走的更远。

二十年前,我们在一中开校会时,教我们这届语文的王老师跟大家真诚寄语:同学们,我很羡慕你们现在这么年轻。转眼间,又到了我们这一届校友跟学弟学妹说类似的话,表达同样的心情。是的,青春短暂而又珍贵,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衷心祝愿大家在高中这段岁月里,逐步发现你自己,认识你自己,并做好你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老师•好
下一篇:抗疫一线49级校友的来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