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朋友
2019-09-16 08:57:09   来源:54级学生 王晓明   评论:0 点击:

他是教我时间最长的老师。从高中入学,他便是我的高一英语老师,时隔一年,他又摇身一变成为了我的高三英语老师兼班主任。可以说,
        他是教我时间最长的老师。从高中入学,他便是我的高一英语老师,时隔一年,他又摇身一变成为了我的高三英语老师兼班主任。可以说,整个高中是他接我而来,又送我而去。

 

两年的接触不算长,却也是大半个高中,大半个青春。在这两年里,在与他不断接触的过程中,我逐渐透彻了解了这个人,也逐渐对他有了信赖。他成了我最熟悉的老师,以至于在以后的个人经历中,在莘县一中后面的证明人里,我总是填他的名字——翟纪友。

 

高一的我们,青春还有大把时间,未来还有无限可能。故此格外享受安逸的生活,享受静谧的时光。枯燥而又无趣的英语课自然是我们休闲娱乐的大好机遇。班里的这种学习状态让他焦头烂额,但他不善言谈,又不知怎么才能劝劝我们这些孩子。作为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我也没少让他操心。英语是我的短板,而游说是他的强项。他虽然言辞朴素,但很是能说,不止一次找我谈话,林林总总就是讲些道理,我老实巴交的嗯嗯点头,然后出门三分热度,半天后即刻消散。年轻人向来桀骜不驯柴米油盐滴水不进。直到有一天,一节课刚刚结束,他失去往常的耐心温和,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句至今令我记忆犹新的话——

你知道给你们提成绩有多难吗?

 

是疑问句,是反问句,也是感叹句。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听过如此复杂的语句,不得不感叹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话里有无奈,有心酸,有恨铁不成钢的苦楚。望着桌上的英语成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有了改变自己的想法,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让他骄傲,我想至少让他感到欣慰。

 

在高三明志楼门前,我努力寻找我的名字,24班,班主任翟纪友。我万万没想到高三将在他麾下披荆斩棘。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不是因为他教的多好,在高三那个关头,每科成绩都无比重要,而我的英语交给他,我就知道接下来他肯定会关注我。之所以这么放心,是因为我心里还记得他高一时的那句话。那是什么样的责任心?那句话像锥子一样牢牢钉在我心底,让我的怯弱,让我的肆意动弹不得。说来也奇怪,我不是个勤奋的人,早晨经常迟到,早读还睡觉,自习课也不老实,历经两年风雨,我自巍然不动。但在他这里,每次犯错我怕的不是他的责罚,而是我心里的愧疚。能让一个人束手就擒言听计从的往往不是暴力与威慑,而是感化与折服。我是个有良知的人,知道他那句话里对我们的期望有多么沉重。

 

高三快结束的那段时间,有人欢喜有人愁。看似花样百出的青春在那段关头就要定局,注定有坦然也有遗憾。可不管怎么说,最难熬的日子即将过去,面对各奔前程的同学们,他带我们班组织了最后一次集体活动。那是个初夏,五月的风吹在顺河公园的河面,荡起一阵阵涟漪。红色鲜艳的校服在青翠林间格外瞩目,整座城里都没有我们年轻,都没有我们阳光。大家沿河边走走笑笑,把近几个月的压抑都吐露在这河间。现在想起来那时如此年少如此纯真的我们,心头都不由得发酸。

 

那班主任又是什么感觉呢?迎来一届又送走一届。看着自己的学生慢慢长大,慢慢度过人生最美的年纪,见证着每个人的努力,每个人的成长,他又是什么感受呢?

 

高考结束,54级就此毕业,高中生涯结束。道别不想太矫情,我收拾完行李便离开了,那时我没有想到,天天想踏出这扇门的我们,后来总想着能回来看看。而那些朝夕相处的老师同学,竟成了我们最怀念的友谊。

 

入伍前我和几位同学一起去他家里拜访他,他又是拿水果又是泡茶的招待我们。看着抱着孩子的班主任,突然意识到他也是一个有着家庭,有着责任的普通人。而我,也变成了一个要考虑前程的大人。时间没给我们太多机会,我们都在前路跌跌撞撞的摸寻前进,路途很长,慰其相伴。

 

54级学生 王晓明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感恩照耀
下一篇:老师•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