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张金霞:宠
2018-10-08 14:14:48   来源:   评论:0 点击:

这家医院的窗台不算高,有一米多点吧。一个穿粉红外套的女孩刚好与窗台等高,叽叽喳喳与旁边的爸爸说着话。我坐在连椅上等号,看着这幅温


 

   这家医院的窗台不算高,有一米多点吧。一个穿粉红外套的女孩刚好与窗台等高,叽叽喳喳与旁边的爸爸说着话。我坐在连椅上等号,看着这幅温馨的画面,微笑。女孩的爸爸身材高大,有点帅,双肘附在窗台上,上身弯曲着,背弓的像只虾米。可能是累了,他把头搁在手背上,贴着窗台。这样,他的视线与女孩是水平的了,满眼里写着宠爱和幸福。女孩用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指着画面说着什么,爸爸笑着腾出左手帮女孩理了理刘海儿。

 

忽然,爸爸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我身边,一屁股坐在我身边的座位上。原来我旁边座位上的人走了,一看有了空位,爸爸抢座来了。

 

爸爸把背包放在座位上,去牵女孩的手。女孩转过身来,齐刘海儿,眼睛大大的,嘴角微微扬着。爸爸说:有座了!快来坐!女孩一跛一跛的跳着过来了,笑着,眉眼弯弯。我心里惊了一下,这女孩竟然是残疾人!我赶紧站起来让爸爸也坐下,说一会就叫到我的号了。爸爸谢过后坐下,把背包揽在怀里。

 

我这时才得以正面端详这个女孩,眼睛纯真,嘴角带笑,可是,是哪儿不对劲呢?齐发有点歪斜,旁边的男人帮她整理了一下,这个女孩,不,这个女人带的是假发,齐刘海儿下面藏着布满皱纹的额头。这样看着,觉得她的嘴角,眼角也有浅浅的皱纹。这是一个至少40岁的女人,两人对视的眼神――也不是父女!这是一对夫妻,健全的丈夫和残疾的妻子!

 

我被女人,不!这个女孩儿的幸福和纯真的笑迷惑了,判断失误。

 

从医院出来到现在有三个小时了,我的脑子一直被这两个身影占据着。我微笑着,想哭。

 


 

【作者简介】张金霞,女,莘县一中英语教师。

相关热词搜索:随感 张金霞

上一篇:散文| 林晓丽:人间有味是清欢
下一篇:心安在当下,努力在当下

收藏